學員經驗分享

  慢慢體悟到,「養生主靈性按摩」和其他按摩最大的不同,不僅是在於手法上的獨特,而更重要是在於----允許「動作間的空隙」、「停頓」。我在學習芳療手法時,老師教導我們必須要注意手法的流暢性,因此動作與動作間,必須注意不能有停頓的感覺,那會造成動作的不流暢。在「養生主」中,卻強調的是動作與動作間的停頓,而能量保持連結與流動。世儒說那就像國畫中的「留白」,是整幅畫作中最重要也是最令人玩味的地方,或像樂曲中的「休止符」,樂音停止而音樂仍然在腦海中裊裊不絕。

古金玉/台北

  過去曾經提過,單是宇宙的觀念就可以為相對性律則提供一個堅實的基礎。真正的科學和哲學應該建基於相對性律則的瞭解上,因此可以說以它們真正的意義而言,科學和哲學乃開始於宇宙的觀念。」

  說了這話之後,經過一段頗長的靜默,葛吉夫轉過頭來對我說:

  「試著以你自己的關於次元來討論我剛才所說的。」

  你剛才所說的,」我接著說,「毫無疑問與次元的問題有關。但在我著手之前,我想說明一個對我來說不太清楚的地方。你提到小宇宙,我們很習慣把小宇宙的觀念跟人相連,它意指人本身代表一個世界,但你卻給人一個Tritocosmos的名字,也就是第三宇宙,為什麽是第三呢?第一個是Protocosmos,第二個是太陽,或Deutercosmos,為什麽人是第三個呢?」

  「目前很難解釋它,」葛吉夫說,「你以後會瞭解。」

  「你真的認為小宇宙的概念不適用於人嗎?」一個聽眾問,「這在名稱上產生了混淆。」

  「沒錯,沒錯,」葛吉夫說,「人是第三宇宙,小宇宙是原子,或」-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找合適的字眼--「微生物。」

  「不過不要被這問題絆住了,這些以後都會解釋。」

  然後他再度轉向我。

  「看看從你的觀點能夠怎麽說,就如我說過的一切去考量。」

  「首先我們得檢視從零到無限的對比是什麽意思,」我說,「如果我們瞭解這個,便能瞭解一個宇宙與另一個宇宙之間的關係。在我們研究可及的世界中,有著對比關係清楚而完整的例子。在幾何中它代表某個次元中的一個單位到另一個更高次元中的一個單位之間的關係。點到線、線到面、面到立體、立體(也就是三次元)到四次元的關係。

  如果這個觀念成立,我們就必須承認一個宇宙到另一個宇宙間的關係,乃是兩個不同次元中兩個不同個體的關係。如果一個宇宙是三度空間,那麽下一個宇宙,也就是其上的那一個,必然是四度空間,再下一個則是五度空間,依此類推。

  如果我們拿原子,或微生物,或像你所說的小宇宙當作一個點,那麽相對於這個點的人則是線,也就是一度空間的形體。下一個宇宙--地球,相對於人則是平面,也就是二度空間。太陽,也就是太陽系,相對於地球則是三度空間。絕對者,或第一宇宙則是六度空間。

  讓我對這宇宙體系最感興趣的是我從其中完整看到我在《宇宙的新模型》中所談的『次元的階段』,它們不只是細節上的巧合,簡直是完全一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從未聽說過七個宇宙彼此以零與無限的關係相連,然而我的『次元的階段』與它完全符合。

  『次元的階段』其中包含了七個次元,零次元、第一次元、第二、直到第六次元。零次元或是點,是一個極限,它代表我們看某物成一點,但我們並不知道在這個點之後隱藏了什麽,它也許就是一個點,也就是一個沒有次元的個體。他也可能是一個完整的的世界,但它離我們是如此遙遠或渺小,因此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個點罷了。這個點在空間中的運動對我們而言是線,同樣的,這個點的本身將自己在移動時所見的空間為一條線,而線在一個方向的運動則為平面,而這線也會將它自己移動時所見到的空間視為平面。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從點的觀點來檢視線,以線的觀點來檢視平面。然而點、線、面都在一個三度空間裏,因此平面將成為該空間的邊緣或片段。而線則成為面的邊緣或片段。而點就是線的邊緣或片段了。

  在我們的認知中,一個三度空間與點、線、面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有真正的形體存在。

  平面只是一個形體的投射,線則是平面的投射,而點則是線的投射。

  一個『形體』有一個獨立的物理存在,也就是說,它有幾個不同的物理量。

  但當我們說某事物『存在』時,指的是它在時間中的存在。然而在三度空間中並沒有時間的存在,時間存在於三度空間之外。以我們所感覺的時間,是四度空間。存在,對我們而言是存在於時間中,存在於時間中意指向四度空間運動或延伸。如果我們將存在視為是向四度空間的延伸,如果我們視生命為一個四度空間,那一個三度空間則是它的片段、它的投射、或是它的極限。

  然而存在於時間中並不包含存在的所有層面,除了存在於時間中,其他一切的存在亦在於永恆中。

  永恆是時間中的每一瞬間無限的存在。如果我們將時間視為一條線,那麽這條線的每一點都會被永恆的線所穿過,在時間這條線上的每個點都會是永恆中的一條線。永恆比時間要更高一個次元,因此如果時間是第四次元,那麽永恆就是第五次元了。如果時間的空間在第四次元,那麽永恆的空間就在第五次元了。

  此外要瞭解第五和第六次元的觀念,就必須建立對時間的某種觀點。

  時間中的每一瞬間都包含著某個數量的可能性,有時數量較小,有時較大,但它的數量絕不會是無限的。我們必須瞭解有可能性和不可能性的存在,我可以從這張桌子上拿起一張紙,一枝筆或一個煙灰缸,然後將它丟在地上。但我不能拿一個並不存在桌上的橘子把它丟在地上。這明顯定義了可能性及不可能性。可以從這張桌上拿起來丟在地上的可能性有好幾組,我可以丟一枝鉛筆或一張紙或一個煙灰缸,或是鉛筆跟紙一起丟,或是筆和煙灰缸,或三者一起,或什麽也不丟。所有的可能性就是這些了。

  如果我們將這些可能性存在的瞬間視為時間中的一瞬間,那麽下一瞬間便是實現其中之一的可能性的瞬間。實現其中一種可能性的每一瞬間合起來則組成了時間的線。但時間中的每一瞬間在永恆中皆無限地存在,那些實現了的可能性持續在永恆中永無止境地被實現,而那些沒有被實現的可能性則持續保持未被實現,且無法被實現。

  但世界被創造或起源於此的可能性必須被實現,而這實現則組成了這世界的素質,同時在永恆的極限中,並沒有空間予以所有可能性的實現。在永恆中,已經實現的每一件事持續地保持已實現,而未被實現的也持續保持未實現。

  永恆,無論如何只是一個由時間的線所越過的平面,在這條線上的每一點都還留有一些未被實現的可能性。如果我們想像一條實現這些可能性的線,它們將會從一點上以與時間和永恆不同角度的線放射出去,這些線會在永恆,第五空間之外行進,在『更高的永恆』或第六空間、第六次元之中。

  第六次元是實現所有可能性的線。

  第五次元是永恆的存在,或已實現的可能性重複的線。

  第四次元是實現一種可能性的每一瞬間過程。

  正如我所說的,七個次元,從零次元到第六次元,組成了次元的整個過渡,在這過渡之上,不是什麽都沒有便是相同的過渡以不同的層面來重複其本身。

  就如我所說的,宇宙系統,也就是我們剛才所聽到的論點當中也讓我最吃驚的,是它與我的《宇宙新模型》中的基礎次元的過渡完全相符合,只是這個宇宙系統談得更遠,並且解釋了許多在『宇宙新模型』中不清楚的地方。

  如果我們拿小宇宙,也就是葛吉夫所定義的原子或微生物來說,那麽對它而言第三宇宙就是四度空間。中宇宙則是五度空間。次宇宙則是六度空間。

  這意指『原子』或是『微生物』的所有可能性在太陽系的範圍內都會被實現。

  若我們將人視為第三宇宙,次宇宙則是五度空間,大宇宙是六度空間。這也就是說第三宇宙的所有可能性都會在大宇宙的極限中被實現。

  同樣的,中宇宙的所有可能性都會在偉大宇宙中被實現,而次宇宙或是太陽的所有可能性便會在第一宇宙或絕對者中實現。

  既然每個宇宙都有一個真實的形體存在,那麽每個宇宙本身或在它本身之中也是一個三次元,相對於一個較低的宇宙,它便是四次元,而相對於一個較高的宇宙,它則是一個點,換個方式說,它本身是三次元。但第四次元則存在於其上的及其下的宇宙中。最後這一點恐怕是最矛盾不過的,然而它正該如此。對於像一個同樣的三度空間,四度空間存在於一個極大尺度的領域,就像它存在於一個極小尺度的領域中,存在於一個事實上是無限的領域中,就如同存在於事實上是零的領域中。

  此外,我們必須瞭解即使是一個相同的三度空間也會改變,只有一個六度空間才完全真實。一個五度空間只是一個六度空間不完全的形象。一個四度空間則是一個五度空間不完全的形象。一個三度空間只是一個不完全的四度空間。當然,一個平面是一個不完全的三度空間,也就是說,它是後者的一個面。相同的,一條線是一個不完全的平面,一個點是一個不完全的線。

  此外,雖然我們不知道是如何,但一個六度空間能視自身為三度空間。如果某個人從外看也可能看到一個三度空間,然而卻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三度空間。比方說,我們視地球為一個三度空間,然而這個三度空間卻是想像的,因為一個三度空間對地球及我們而言是非常不同的。我們對它的所見是不完全的,我們所看到的是它完整存在的片段的片段的片段。『地球的球體』是一個想像的形體,它是一個六度空間地球的片段的片段的片段。但這六度空間的地球對它本身也可以是三度空間,只是我們無法知道也無法感受地球看它本身是什麽樣子。

  地球的所有可能性可在偉大宇宙中實現,也就是在偉大宇宙中地球是個六度空間。但事實上在某個程度我們可以看出地球的形式是如何必須改變。在次宇宙中,也就是相對於太陽,地球便不再只是一個東西(把點視為一個三度空間尺度的縮小),而是地球繞著太陽行走的軌跡--一條線。如果把太陽放在大宇宙中,也就是如果我們假想太陽運動的路線,那麽地球運行的路線將會是一條繞著太陽運行而形成螺旋狀的線。如果我們去理解這個側生的螺旋型運動,它會變得無法想像,因為我們並不瞭解這個運動的性質是什麽。然而,這便是地球的六度空間形象,而地球本身則視自己為一個三度空間。我們有必要建立及瞭解這個理論,不然諸宇宙的三度空間會和我們一般對三度空間的想法相混淆。甚至是同一個形體的三度空間也會不同。

  最後這一點對我來說似乎與葛吉夫所說的『相對性原理』有關,他的相對性原理與機械上的相對性或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完全不同,它與《宇宙新模型》再度雷同;指的是存在的相對性原理。」

  在這點上我結束了對宇宙體系從理論上的諸多層面所做的概述。

  你剛剛所說的當中有非常豐富的材料,」葛吉夫說,「但這些材料必須經過推敲研究。如果你能找到如何研究你的所有材料,你將瞭解許多目前還不知道的東西。比如,時間在不同宇宙中是不一樣的,它可以被精確地計算,也就是說,兩個宇宙之間的時間關係可以被確立。

  我只再說一件事:

  「時間就是呼吸--試著去瞭解這個。」

  接下去就什麽也沒說了。

  後來葛吉夫的一個莫斯科學生說有一次葛吉夫談到不同宇宙中的不同的時間。葛吉夫說動植物的睡眠和蘇醒,也就是二十四小時或一個日夜,構成了『有機生命的呼吸』。

  葛吉夫對於宇宙以及之後的談話引起我很大的好奇。這是從我開始的「三度空間宇宙」到我所談的《宇宙新模型》直接的轉變,也就是我所研究的空間、時間及高次元的問題。

  之後的一年多裏面,葛吉夫沒有談到有關宇宙的主題。

  我們之中有幾個人試著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這些問題,雖然我們都覺得宇宙的觀念中有一股強大的潛在精力,然而我們一直一無所獲,特別是對「小宇宙」感到困惑。

  如果能將人視為小宇宙而將人類甚至有機生命視為第三宇宙,那麽建立人跟其他宇宙的關係就會容易得多。」我們其中之一的Z跟我一樣嘗試瞭解並發展宇宙觀,他說出了這樣的關連。

  但有一兩次當我們試著與葛吉夫談起時,他卻堅持他的定義。

  我記得有一次他正好要離開聖彼德堡,也許就是在1917年最後一次離開時,我們其中之一在車站問起有關宇宙的問題。

  「試著瞭解小宇宙的意義,」葛吉夫回答,「如果你能瞭解這個,那麽你所問的其他部份都會變得清楚。」

  我記得在後來的討論中,當我們以「小宇宙」當作人的時候,問題便容易解決得多。

  這方法當然是有條件的,然而它卻符合於研究人與世界的整個系統。每個生物;一隻狗、一隻貓、一棵樹都可以視為一個小宇宙。而所有生物的全體則組成了第三宇宙或是地球上的有機生命,這些定義對我而言似乎是邏輯上唯一的可能,我無法瞭解為什麽葛吉夫反對它們。

  無論如何,當我後來再回到宇宙的問題時,我決定把人視為小宇宙,而將地球上的有機生命視為第三宇宙。

  有了這個結構,更多的東西便容易理解得多。有一次重讀葛吉夫給我的「瞥見真理」手稿,也就是我第一次去莫斯科聚會時所聽到的故事開頭。我發現其中提到「大宇宙」和「小宇宙」,而且小宇宙所指的正是人。

  現在你對主掌大宇宙的生命律則已有一些概念,而且回到地球,提醒你自己「在上如在下」,我想不需要任何解釋,你也不會否認人--小宇宙的生命也是由相同的律則所主掌。--「瞥見真理」

  這更強化了我們決定將「小宇宙」應用在人的理解。之後葛吉夫為什麽將「小宇宙」解釋為比人更小的單位的原因以及為什麽他要這樣引導我們的思考才變得比較明顯。

  我記得一次有關這主題的談話。

  如果我們想用圖表來表示各宇宙間的相互關係,我說,「我們就必須將小宇宙,也就是人,視為一個點,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將他放在非常小的尺度上,離我們有一大段距離。那麽他在第三宇宙上的生命,也就是與其他的人並置身於自然之中,會是他在地球的表面上,從一點到另一點所形成的線。而中宇宙,也就是以地球在二十四小時中以它的軸心自轉,在這關係下,這條線將成為一個平面,若是與太陽的關係,也就是加上地球繞著太陽運行,這個點將成為一個三度空間。換句話說,它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存在,已實現的東西。然而以它最初的一個基本點,也就是一個人或一個小宇宙,也是一個三度空間,因此我們具有兩個三度空間。

  當我們說人的所有可能性都在太陽中被實現,這也符合我們過去曾說過的,一個第七種人在太陽系的範圍內是不朽的。

  在太陽,也就是太陽系之外,便沒有也不能有任何的存在。換句話說,從下一個宇宙的角度來看,它根本不存在。大宇宙是一個可以實現第三宇宙所有可能性的宇宙,人只能以第三宇宙的一個原子在大宇宙中存在。地球的所有可能性可以在神聖宇宙中實現,而太陽的所有可能性可以在第一宇宙中實現。

  如果小宇宙,或人,是一個三度空間,那麽第三宇宙--地球上的有機生命就是一個四度空間,地球便有五度空間,太陽則有六度空間。

  一般的科學將人視為一個三度空間;將地球上的有機生命視為一個全體,把它看成一個現象而不是一個三度空間;它將地球視為一個三度空間;太陽也是三度空間;太陽系也是三度空間;連銀河也是三度空間。這論點的不精確在於當我們試著想一個宇宙存在於另一個宇宙之中,也就是說,一個低等的宇宙存在於一個高等的宇宙之中,一個小的宇宙存在於一個大的宇宙之中時得到證實。比如,人在有機生命中的存在,或他與有機生命的關係,在這裏有機生命便不可避免處於時間之中,而在時間中的存在便是一條向四度空間延伸的線。

  而地球也不能視為一個三度空間,除非它靜止不動,它的自轉使人成為一個五度空間,而它繞著太陽的運行則使地球成為四度空間。地球並不是一個球體,而是一個繞著太陽的螺旋。太陽也不是一個球體,而是這個螺旋中的紡綞。當這螺旋和紡綞被視為一個整體,必能在下一個宇宙中具有的運動。這個運動的結果我們無法知道,因為我們既不知道這運動的本質,也不知道它的方向。

  此外,七個宇宙代表一個『次元的階段』,但這並不表示宇宙的環節終止在小宇宙。如果人是小宇宙,也就是說,他的本身視為一個小宇宙,那麽組成他身體的細胞之於他就差不多等於他之於地球上的有機生命。一個細胞在顯微鏡的視野中是一個由幾百萬個原子所組成的。而原子又包含著它的下一層--它的下一個宇宙。再往下推,我們可以說下一個宇宙是電子的世界。這裏我們又有了第二個小宇宙--細胞;第三個小宇宙--原子。第四個小宇宙--電子。這些分別和定義,也就是『細胞』、『原子』和『電子』也許非常不完美;也許以後的科學家會建立其他的,然而原理將總是相同,低等的宇宙總是以完全相同的模式相對於小宇宙。

  想重組當時有關宇宙的所有談話很不容易。

  我經常回到葛吉夫談到的有關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宇宙,我覺得這裏有一個謎是我可以也必須去解開的。

  最後,終於決定將我對這主題的思考組合在一起。我將人視為一個小宇宙,相對於人的下一個宇宙是「地球上的有機生命」,我稱之為「第三宇宙」。雖然我並不瞭解這名稱,因為我無法回答為什麽地球上的有機生命是「第三」宇宙,不過名稱並不重要。之後每一件事都與葛吉夫的體系相吻合。在人之下,也就是次於他的宇宙是「細胞」,但並非任何一個細胞或是一個在任何情況下的細胞,而是一個相當大的細胞,像是人類的卵細胞。至於下一個宇宙,可以是一個超小細胞。在一個顯微鏡底下的世界中存在著兩個宇宙的理論,就是在這顯微鏡下的世界中兩個不同的個體。就好像「人」跟一個「大細胞」之間的差異,這在細菌學中是顯而易見的。

  下一個宇宙是原子,然後是電子。這兩個名詞對我來說都不是非常清楚而可靠的定義,但既然沒有其他的選擇,這些也就將就地用了。

  這樣的一個連續性毫無疑問顯示出或保持了宇宙間的不可比較。也就是說,它保存了零與無限之間的不可測。這體系在往後製造了許多非常有趣的建構。

  宇宙的理論要從我們第一次聽到一年之後才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也就是在1917年的春天,當我首次成功地建構了「各宇宙的時間表」,不過這些我稍後再談。這裏我只再加一點,也就是葛吉夫從未如他所承諾的,解釋這些宇宙的名稱及它們的來源。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7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當我停止問為何麼要學習葛吉夫神聖舞蹈時,才發現甚麼要學習。更重要的:帶領者本身的修為是我們學習的典範,謝謝您,世儒老師。

    月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