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世儒在神聖舞蹈新增的「團體練習」,讓我發現所有人的問題、困擾都是一樣的,只是表象不同罷了,所以不需要責怪自己,只要去發現,在自己身上工作,把自己當研究的對象觀察,就可以了,我很享受每一次小發現。

李佩芝

  「瞭解道這個主題所產生的主要困難,」葛吉夫說,「來自我們通常以為道(他特別強調這個字)與一般生活屬與相同的層面。這是不對的。道開始於一個不同的、更高的層面,這正是人們通常不瞭解的。道的開始被認為比它實際上要更簡易更單純。我現在將試著對這點作些解釋。」

  「人在生活中除了受制於偶然律,也同時受制於被偶然律支配的兩種影響力。」

  「第一種影響力是在生活中或由生活本身所創造。像種族、國家、氣候、家庭、教育、社會、職業、行為及風俗,還有財富、貧窮、時興的觀念等等所造成的影響力。第二種影響力則是創造於生活之外,來自內圈或密意的影響,也就是說,它們在不同的律則下被創造,雖然它們同樣存在於地球上。這些影響與第一種影響很不同。首先,它們的開始是有意識的。這意指它們是被有意識的人因著確切的目標而有意識地創造出來的。這種影響經常存在於宗教的體系和教學、哲學教條或藝術作品等等之中。」

  「這些影響帶著確切的目標而進入生活,並與第一種影響相混和。但有一點必須記住,這些影響只在它們開始的源頭才具有意識。當它們進入了生活的漩渦之後便受制於偶然律而開始變得機械化。也就是說它們也許會在某個人身上產生作用,也許不會;也許能傳達到某人,也許不會。而透過在生活中傳達和詮釋所產生的改變和失真,第二種影響便轉化成第一種影響,也就是說,它們變成,正如事實所發生的,融入了第一種影響。」

  「如果我們想一想,我們便不難分辨在生活中產生的影響以及源自生活之外的影響。要把它們一一列出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去瞭解它,並且一直都奠基在這個瞭解上。我們已經談了道的開始,而道的開始正是建立在這個瞭解或分辨這兩種影響的能力上。」

  「當然,這兩者的分配是不均勻的。某個人也許接收到較多來自生活外的影響,另一人則較少,而第三個人幾乎完全與這種影響隔絕。這點是無能為力的,它已經是命中註定。一般來說,普通人在一般生活中的情況下彼此都差不多,說得精確一點,每個人所遭受的困難是相等的,也就是分辨兩種不同影響力的困難。如果一個人在接觸這些影響時不加以分別,也就是,他沒有看出或感覺出它們的不同,那麽這些影響在他身上產生的作用便也不會不同。這就是說,它們在相同的層面上,產生相同的作用與相同的結果。而當一個人開始分辨他所接觸的影響,把那些不是產生於生活中的影響放在一起,漸漸地,分別它們就會較容易,如此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將不再與那些生活中一般的影響相混淆。」

  「這些源自生活之外的影響在他身上造成的結果會聚集在一起,他記得它們全體,感覺它們全體。它們逐漸在他身上形成一個整體。他並不能給自己一個解釋,這是什麽,它如何產生,或為何產生。或者,如果他試著解釋,將必錯無疑。但這並不是重點,而是在於這些影響在他身上聚集所產生的結果,將在一段時間之後形成一個磁性中心,這個磁性中心開始不斷被類似的影響所吸引,並因此而茁壯。」

  「如果這個磁性中心吸收到足夠的養分,並且沒有從他個性上另一面來的強大阻力,這些阻力也正是生活中的影響所造成,那麽這個磁性中心便開始影響一個人的意向,使他轉變甚至朝著某一個方向前進。當磁性中心達到足夠的強度和發展,一個人便已瞭解道的觀念並開始尋道。尋道的過程也許會花上好幾年,也許將一無所獲。這要看他所處的狀況、環境、磁性中心的強度和他內在與尋道無關的傾向及其強度與意向而定。因為它們將在他尋獲的可能性出現的那一刹那把他岔開。」

  「如果磁性中心正確地工作而且人也是真正在尋找,甚至他並沒有很積極去尋找,但因為他的感覺正確,他也許就會遇到已經發現道的另一個人,那人直接或間接與一個存在於偶然律之外的中心相關連,而從中得以傳送那些產生磁性中心的觀念。」

  「同樣,這裏也出現許多可能性,但這些以後再談。現在先讓我們想像他遇到了一個真正知曉道並且願意幫助他的人。此人的影響力穿透了他的磁性中心。然後,從這一刻起,他便從偶然律中解脫。這點必須瞭解,這知曉道的人加諸在他身上的是一種很特別的影響,它不同於前述的兩種。首先它是一個直接的影響,其次它是一個有意識的影響。」

  「產生磁性中心的第二種影響只有在它的源頭才是有意識,隨後便淪入生活的漩渦中,並與產生於生活中的影響相混淆,因而同樣受制於偶然律。而第三種影響絕不在偶然律的控制之下;它們本身便在偶然律之外,它們的作用也在偶然律的控制之外。第二種影響可以藉著書本、哲學體系或祭典來傳遞,而第三種影響只能以直接囗囗相傳的方式來傳達。」

  「當一個人遇見了一個知曉道的人,這是他跨越的第一道門檻,也叫做第一步。從此以後展開了一條階梯,這條『階梯』便分隔了『生活』與『道』。只有當人穿越這條『階梯』他才算是入了『道』。而且,他必須透過引導的協助才能在這『階梯』上爬升;他不能只靠自己辦到。只有到了階梯的盡頭,也就是通過了階梯最後的門檻,到達比生活高很多的層次上,道才真正開始。」

  「因此要回答道從何開始是不可能的,因為它並非開始於生活之中,不可能說是從什麽而來的。常常有一種說法:當一個人在階梯上爬升的時候,他對一切都不確定,也許對一切都懷疑,包括自己的力量、自己所作的是否正確、以及他的嚮導、他的知識和他的力量。同時,他所獲得的則非常不穩定;即使他已爬升到相當的高度,也可能隨時掉落而必須從頭開始。」

  「但如果他已經穿越了最後一道門檻而進入了道,一切便不同了。首先他掃除了對引導的懷疑,同時他的引導對他來說也變得不再那麽重要。從很多方面來說它甚至已經獨立自主而知道他要去哪兒。其次他不再會那麽輕易失去工作所得,並且他將無法再在生活中找到自己。即使他離開了道,他也無法再回到他所開始的地方。」

  「這些幾乎就是我們所能談的有關『階梯』和『道』的全部了,因為有很多種不同的『道』,這點我們也已經談過了。比如說,在第四道中有些特別的情況是其他道所沒有的。在第四道中,人必須將另一個人放在他自己的位置上,否則他便無法在階梯中上升。另一個人同樣也得將第三個人放在他的位置上以便再上一級。因此一個人爬得越高他就越需要跟隨者,如果他們停下來,那他也只好停下來。像這樣的情況也會在道上發生。一個人也許已經獲得了些什麽,比如,一些特殊的力量,但他也許會為了提升其他人到他的層面而犧牲這些力量,如果這些人果真爬升到他的層面,他將回收他所犧牲的一切,而如果他們並未升上來,他便整個失去了他所犧牲的。」

  「老師在這密意中心的情況也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比方說,他對這密意中心所知道的也許很多也或許很少,他也許清楚知道這密意中心在那裏及如何從那裏獲得知識和幫助,或許他對這一無所知,而只知道傳給他這些知識的那個人。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人們便是從僅僅知道自己能走的下一步是什麽來開始的。而且只有當他們自己的發展到達某種程度,他們才能開始看得更遠,並且認出他們的知識來自何處。」

  「以自己為師的工作成果並不依賴他是否知道引導者的來源,但卻與他的觀念事實上是否來自密意中心有密切的關係,以及他自己是否能從主觀的、科學的與哲學的知識中分辨出密意觀念,也就是客觀的知識。」

  「以上我所談的是在正確的道上,在正確的引導下正確的磁性中心。但是形成錯誤的磁性中心也有可能發生。它也許是分裂的,也就是說,它包含著內在衝突,甚至有著產生於生活中的第一種影響,卻偽裝成第二種影響。或者是有第二種影響的跡象,卻因為扭曲而形成本身的反義。如此一個形成錯誤的磁性中心便無法給予正確的指導。一個有著錯誤磁性中心的人也可能在尋道並遇見一個自稱知曉道的老師,他也宣稱自己知道一個不受制偶然律的中心。但事實上他並不知曉道,也沒有與任何這樣的中心相關連。甚至還有其他的可能:

  一、他也許大錯特錯,自以為知道些什麽,事實上什麽也不知道。

  二、他也許相信另一個人,而這人則又自以為知道,其實他錯了。

  三、他也許有意識地欺騙。」

  「如果一個在尋道的人相信了他,這人便會被帶到一個全然不同的方向,而不是他先前所承諾的;這人也許會帶著他離正道越來越遠,最後與在正道上會發生的結果剛好相反。」

  「還好這很少發生。也就是說,歪道雖然很多,但大都哪兒也去不了。人只是在原地打轉而自以為是在往哪兒去。」

  人要如何才能認出是條歪道?

  「如何才能認出?」葛吉夫說,「如果不知道正道是什麽,就不可能認得出什麽是歪道,所以就不必自找麻煩了。人該想的是怎樣才能找到正道,這也是我們一直在談的。雖然這不能三言兩語就說清楚,但如果你記得我所說過的每一件事以及從中而來的每一件事,你便能下許多有用的結論。」

  「舉例來說,老師與學生的素質關係是成正比的,學生越高,老師也就越高。一個層次不特別高的學生無法依靠一個層次非常高的老師。事實上學生是永遠看不出老師的層次,這是一條律則;沒有人能看到比他自己更高的層次。然而人們通常不但不明白這點,相反的,他們自己程度越低,他們對老師的要求便越高。對此有正確的瞭解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只是它非常不普遍。通常一個一文不值的人卻要求自己一定要有一個像耶穌一樣的老師。」

  「這裏有一條清楚的律則:老師的層次越高,學生的工作便越困難。而且如果老師與學生之間的層次差距大到了一個極限,那麽學生在求道路途上會遇到的困難便不可能克服了。也正是因為這條律則的關係,在第四道中的基本規則之一,就是在第四道中沒有唯一的老師。誰年長,誰便是老師。就像老師對學生是不可或缺一樣,學生對老師也不可缺少。學生沒有老師便無法繼續,老師如果沒有學生也同樣不可能。」

  「這些並不只是一般性的考量,而是根據人的進化律則而來,是非常堅實不可或缺的規則。像我們過去所談到的,一個人必須將另一人放在他自己的位置上才可能再向上爬升。一個人接受了什麽,他必須立刻再給出去;只有這樣他才能獲得更多。否則連他已經得到的東西都會被取走。」

  之後在一次聚會中,葛吉夫也在場,他要求我復述他所說的有關道和磁性中心,我便以這圖表來函刮他的觀念:

  (圖40---省略)

  V:生活

  H:某個人

  A:在生活中產生的影響,也就是生活本身---第一種影響。

  B:產生於生活之外的影響,但捲入生活的漩渦中---第二種影響。

  H1:一個人,以傳承的方式與密意中心相連,或偽裝與之有關。

  E:密意中心,獨立於生活的一般律則之外。

  M:一個人的磁性中心。

  C:H1給予H的影響;在一個他實際直接或以傳承方式與密意中心相連的事件中,可算是第三種影響。這影響是有意識的,當它作用在M這個點,也就是磁性中心時,H這個人便脫離了偶然律的控制。

  H2:一個人與密意中心沒有直接傳承的關連,卻自欺,或欺人。

  在之後的一次聚會中,經過一個有關知識和素質的長談之後,葛吉夫說:

  「嚴格說來,你們還不能談知識,因為你們不知道知識怎樣開始的。」

  「知識開始於宇宙論的教學。」

  「你們都知道"macrocosm"和"microcosm"指的是『大宇宙』和『小宇宙』,『大世界』和『小世界』整個世界被視為『大宇宙』,人則是相對的小宇宙。這類比建立了這個世界與人的統一性及相似性的觀念。」

  「這有關兩個宇宙的教學得知於卡巴拉及其它更古老的體系,然而這教學並不完全,也無法從中獲得什麽、立基什麽。原因是這教學只是從另一個更完整而古老的有關宇宙及世界層層包容,並都由其中最偉大者的形象來創造的密意體系中的一個片段。『如上如在下』便是有關這個宇宙論的表示。」

  「然而必須瞭解這個宇宙論其完整的教學並非討論兩個宇宙,而是七個,並且一個包含一個。」

  「七個宇宙,它們彼此的關係就表現了宇宙的完整圖像,而那兩個類比的宇宙理論,意外地從一個偉大而完整的體系中保存下來,是如此地欠缺以致它完全無法解釋人跟世界的相互關係。」

  「宇宙論的教學乃檢視七個宇宙:

  第一個宇宙是"Protocosmos"--第一宇宙。

  第二個宇宙是"Ayocosmos"--神聖宇宙,或"Me葛吉夫alocosmos",偉大宇宙。

  第三個宇宙是"Macrocosmos"--大宇宙。

  第四個宇宙是"Deutercosmos"--次宇宙。

  第五個宇宙是"Mesocosmos"--中宇宙。

  第六個宇宙是"Tritocosmos"--第三宇宙。

  第七個宇宙是"Microcosmos"--小宇宙。」

  「第一宇宙是創造射線中的絕對者,或第一世界。神聖宇宙是第三世界(創造射線中的『所有的世界』)。大宇宙是我們的繁星世界或銀河(創造射線中的第六世界)。次宇宙指的是太陽,太陽系(第十二世界)。中宇宙則是『行星世界』(第二十四世界),或代表行星世界的地球。第三宇宙是人類。小宇宙是『原子』。」

  「如同我解釋過的,」葛吉夫說,「所謂的『原子』是任何一個擁有形體、化學性、物理性和宇宙特性的物質的最小組成單位。由此觀點來看,例如,有『水原子』的存在。」

  「你們看,在七個宇宙的排列順序中,小宇宙和大宇宙相距如此之遙,根本不可能從中發現或建立任何類比的關係。」

  「每一個宇宙都是一個會呼吸、思考、感覺並經歷誕生及死亡的生命體。」

  「所有的宇宙都是由相同力量與相同律則作用下的結果。律則四處如一,但它們以不同的方式,或至少,在宇宙中不同的地方,也就是不同的層面上以不全然相同的方式展現自己,其結果是各宇宙之間並不全然相同。如果八度音階的律則不存在,那麽宇宙間的類似性便會完全一樣,然而由於這條律則,完全的類似性便不存在了,就好像各音階之間沒有完全的類似性一樣。唯有將三個宇宙放在一起,才能跟另外的一組三個有所類似並有著類比的關係。」

  「這些律則在每個地方的作用情況乃決定於另外兩個相連的宇宙,其上的以及其下的。這三個並排的宇宙便完整地展現了萬物的律則,單單一個宇宙是無法辦到的。因此想要瞭解一個宇宙,就必須先知道其相連的另外兩個宇宙,其上的以及其下的,也就是一個較大的和一個較小的,將這兩個宇宙放在一起,便可以決定其中的哪一個了。因此中宇宙和小宇宙加起來便決定了第三宇宙,次宇宙及第三宇宙決定了中宇宙,依此類推。」

  「兩個宇宙之間的關係與星象學上的創造射線中兩個世界之間的關係是不同的,在創造射線中,世界之間的相互關係乃是取決於它們在我們的觀點中,實際存在於宇宙中的情況;月球、地球、行星、太陽、銀河等等,因此在創造射線中世界間的數量關係並不恒久。在某一情況或某一層面上它比較大,比如『所有的太陽』與我們的太陽之間的關係,但在另一個情況,另一個層面上,就比較小,比如地球和月球之間的關係。」

  「但宇宙之間的相互關係則恒久並且總是相同,也就是說,一個宇宙與另一個宇宙之間的關係就等於零相對於無限。這表示小宇宙與第三宇宙間的關係也同樣是零與無限;第三宇宙與第三宇宙的關係亦是零與無限,中宇宙到次宇宙也是零與無限;依此類推。」

  「為了要瞭解宇宙中的分界及彼此的關係,我們有必要瞭解三與無限的關係是什麽意思,如果我們能瞭解,那麽宇宙分界的原則、這分界的必要性、以及在缺乏這分界觀念而要為這世界描繪出一個較生動的圖像就變得明顯不可能了。」

  「宇宙論的觀念幫助我們瞭解在世界中的位置;它也解決了許多問題,比如那些與時空相連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這個觀念恰好建立了相對性原理,這點尤其重要,因為如果缺乏相對性的原理而想對這世界有清晰的觀念是不太可能的。」

  「宇宙論的觀念使我們對相對性的研究建立一個堅實的基礎。乍看之下宇宙的系統中似乎有許多矛盾,但事實上這些矛盾只是相對性的結果。」

  「拓寬人的意識層面及增長其知識能力的可能性,與宇宙論的教學有直接的關係。在平常狀態下人只能有意識於一個宇宙中,只從一個宇宙的觀點來看待其他所有的宇宙。而拓寬他的意識層面及強化他的心靈功能則引導他同時置身於另外兩個宇宙的生活情況當中。也就是其上及其下的宇宙,換言之,一個較大及一個較小的宇宙。拓寬人的意識面不只是從一個單一的方向,亦即向較高的宇宙方向上進行,而是也同時向下進行。」

  「最後的這觀念也許會對你以前曾接觸過的神秘文學作某些詮釋;比如『往上的路也是往下的路』這句話,以一條規則而言這句話被解釋得很不正確。」

  「事實上它的意思是說,如果一個人開始感應行星的生命,或他的意識到達了行星世界的層面,那麽他同時便也能感應原子的生命,或說他的意識到達了它的層面。如此一個人意識面的拓寬是從兩個方向同時進行,一個更大與一個更小的世界。在尋求各個宇宙的對比時,我們可以發展出三個關係:

  一、與它自己的關係。

  二、與比它更高或更大的宇宙的關係。

  三、與比它更低或更小的宇宙的關係。」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7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很特別的經驗,因為左右手跟腳的動作各屬不同體系(有點像老頑童周伯通的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必須非常專注在當下,動作講求精準,因此要對自己的肢體更加察覺,減去多餘的無意識的動作,於是往往會不自覺屏息或肢體過度用力僵硬,這時試著保持呼吸、放鬆,試著not trying hard,很像一種靜心的儀式,完全存在於自己中心及當下一刻,神奇的是,臉上果然就是面無表情,很專心,心中很寧靜。

    forty something